優秀小說 深淵歸途 ptt-59 籠中舞步讀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啊……正是宛如烈火一样的天光。”
破生 风芜
“团长大人!这里真是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啊!”
小丑尖细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让正在欣赏落日余晖的宁夜衣侧过了头。
扑克马戏团的鬼全都有一股疯劲,不过也不是彻底的疯。宁夜衣很清楚,它们疯只是因为肆无忌惮,只要自己这个团长存在,它们永远能够重生,这样的力量使得每一场表演都能尽情收集欢笑。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这个团长反而成为了命脉所在。宁夜衣也很理解这些鬼为什么如今都保持着战战兢兢的样子。
“你们认为,团长我会在这样的地方死去?”
“团长大人终究是血肉之躯,稍有触碰便会死去。”铁锈骑士闷声闷气地说道。
“也对。”宁夜衣打开手机看了看,不置可否地回答。
“团长大人……我们能感觉到这里虽然有充足的欢笑,可也有些令人笑不出来的东西。”
“红狱、枯狱、生狱和正在展现的噩狱,你们本来就是鬼,厌恶来自冥府的气息也是当然的。不过好消息是,这些冥府之地的展现并不来自于正途,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是人是鬼还不知道呢。”
“原来如此!”小丑顿时精神抖擞起来,“也就是说,这里依然是一片充满大量欢笑的舞台!”
“正是如此。”宁夜衣微笑道,“我查阅过之前的团长笔记,不是无能到连给你们供给足够的食物都办不到,就是自私得搞不清轻重缓急。你们始终都无法得到一块全力表演的舞台,不是吗?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舞台上,有着足以让我们一年都享受不尽的欢笑。”
“团长英明!”礼帽先生猛拍着手。
“我们首先要吞噬的是红狱。单纯的血肉滋养,那里已经有着太多精神空虚的存在了,它们是我们最棒的前菜,这一定是一群最热情的观众。接着……我想我们要打开生狱的大门,将那里的混沌尽数容纳在马戏团之中,你们的技艺我已经有些腻了,扑克马戏团决不能只抱着自己的一两件本事溺死,把自己变得更强也是你们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只要能吞噬两个牢狱,我们理当壮大到我所需要的地步……”
“团长,您是有什么计划吗?”英俊牛仔扶了一下自己的帽子,“我们也许能听取一二?”
“我的计划在双线进行,你们只要完成自己需要的部分就好了。还是说……现在我这个团长的话就没有作用了?”宁夜衣勾起唇角,盯着英俊牛仔问道。
“不敢。”
“在晚上八点,我们会在红狱内展开第一舞台。在表演开始之后,你们必须及时将所有相关信息都回传到主帐篷这里,我不禁止你们对那里任何掠夺行为,但有一点……不准表演到一层去。”
“为什么?”铁锈骑士讷讷问道。
“你们没有问为什么的资格。”宁夜衣摆了摆手,“现在都回去做好准备,把你们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如果让我知道谁的表演消极怠工,我还是有办法进行惩戒的。”
“是!都听见团长大人的话了吗?全都打起精神来!大伙一定要让那些来自地下的土包子看看,什么才是人间最华丽的演出!”小丑如同打鸡血一般叫了起来,随后所有成员都返回了帐篷开始准备。
宁夜衣揉了揉耳朵,打开自己的手机,再次确认了一遍任务。
“既然如此……无论谁是陆凝,希望已经察觉了。这次必须做好分工合作才容易一些,但愿集散地确实是让我和陆凝有合作的机会。不过这确实是我所期待的自由度了。那么侦探已经表明身份了,凶手还没得到任何暗示,还真是棘手……”
她摘下自己的手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变成了黄金的色泽,稍稍弯曲,两根大约前臂长度的金色气剑就从手指上冲了出来。
“该做点坏事的时候还是要做的。”
=
“1849层。”
“这数字也太大了……”
仙道魔姿
新的楼层,是一间广阔的剧场,大约能容纳两三千人的多层式建筑,而楼梯也非常显眼的就在安全出口那里。整个剧场仿佛被火烧过一般有不少焦黑的痕迹,那些座位上也有不少都坐着已经化为焦黑骷髅的尸骨。
众人小心翼翼地贴着墙边和舞台的边缘走到了楼梯的位置,却没有任何异动。不过那上面出现的数字却令人有些瞠目结舌。
“这个地方有那么广阔的吗?”邓知意嘴角抽了抽。
辛宓检查了一下周围的墙壁,这个楼层没有人写什么提示信息,便说道:“我怀疑这里的空间本来就是无限的,红狱根本没有边界,因此出口才能是唯一的出口。”
“有可能。”陆凝随口应和了一句,扭头看向剧场里的观众尸骨。
在黑色字体探索中可是探索到了一万两千多层的,这个楼层完全是小意思。而目前为止陆凝也没观察到各个楼层之间有什么联系,毕竟是牢狱,没有任何联系也是正常的。
她在接龙故事里也不可能将设定想得那样完美仔细,因此现实的红狱依然还有很多难以查明的东西。在钱义朋被打回来的三次里,主要删除的三个部分一是关于出路的设定,二是关于狱卒的设定,三是对红狱怪物的确定描述。陆凝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部分属于不能允许被设定的范畴。
按理说,任何一层都应该有一些凶险的。
她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最前排的一个观众的尸骨,这场火看上去并没有到将一切都烧掉的程度,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的火焰,这些全都是红狱所创造出来的。
尸骨的手边落着一些被熏黑的钱币,并不是现实世界里通用的钱币。陆凝没有去碰,只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拍摄了两张照片。根据骨骼构型,她是可以辨认出这具尸体是一名女性的。尚未完全烧掉的靴子也依稀看得出上面无法被烧毁的一些饰物,能看得出是个要么有钱要么有地位的女士。
旁边座位的人也同样如此,手边也有一些钱币散落。
“有什么发现吗?”燕子丹走过来。
“我对于历史方面不是很熟悉,你们有谁能认出这些钱币吗?花纹还算清晰。”陆凝举起手机里的照片。
“我来辨别一二。”龙天罡走过来仔细看了看那些钱币,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哪个国家使用过这种类型的铸币。”
“那就姑且认为这是架空的某种钱币好了。我很奇怪的是,这里明明是个剧场,为何在这些人死亡的时候手里都会有一些钱?”陆凝有些疑惑。
“这或许关联到以前的某些习惯。”辛宓抬头看了一眼舞台,“当一场剧令观众十分满意的时候,他们就会往舞台上抛掷钱币来表现自己的赞赏,如果我们上去找找的话,应该也能找到一些钱币。”
“你们关心这个干什么啊?现在这个楼层不是没什么东西吗?”邓知意扛起大刀给众人照明。
“因为我们总要寻找出去的方法,每个楼层都只是看一眼知道安全就离开的话,什么都得不到。”辛宓说道,“也许问题在舞台上。”
“也许舞台上有危险,做好警戒。”陆凝提醒。
龙天罡掏出警棍,一个冲刺跳就扒到了舞台的边缘,敏锐地翻了上去。
“确实看到了很多钱币,应该都是观众扔上来的。前几排距离舞台都不算很远,扔上来也是正常。但这就有些奇怪了。”
“哪里奇怪?”钱义朋也俯身看了下那些尸骨。
“为什么舞台边的地面上没有?”陆凝抱起胳膊,“我是不信这些人手劲那么大全都砸到了舞台上,这么混乱的场面中有些钱没扔上去也是正常的吧?”
辛宓抬头喊道:“大龙,找找看上面有没有把手之类的东西,应该有什么能让舞台下沉,或者让周围地面向下打开一部分的机关。”
“正在找!”
没用多长时间,上面就传来咔啦一声,紧跟着舞台周围发出一声巨响,哐当一声,烟尘被震了起来,众人边退后边扇开面前的尘土,随即便看到舞台下沉了大约半米左右,而周围的地面也形成了向下的滑坡,舞台周围已经打开了数个漆黑的入口。
“啧,还真是有玄机啊!”邓知意将刀伸到面前,慢慢靠近其中一个入口,入口的高度只有大约两米,她将刀略微降低了一些才能进得去。辛宓和陆凝紧随其后,龙天罡也从上面跳了下来。
“没有落灰,没有声音。”陆凝看了看四周,“舞台下……等等!”
不用她说,其余人也注意到了在角落里的一些用粗大铁条焊接而成的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个穿着一身灰黑色雨披,脸上也蒙着一张黑面具的人。这些人的姿势各有不同,有的只是盘膝坐在笼子里,有的则直立在笼子边缘,双手在背后抓住栏杆,有的甚至双腿劈叉卡在笼子上,整个身体倒垂下来,显得有些滑稽。
“我来看一下。”辛宓捏着手术刀靠近了一个脑袋后仰望着天空的人,从缝隙中探出手,轻轻在黑色的雨披上割了一刀。
裂口中迅速涌出了一些粘稠的黑色泡沫,不过并不算多,而且辛宓收手很快,也没让手术刀被沾到。
“死的。”
“是我们意义的死还是确实不会再动了?”陆凝追问了一句,辛宓愣了一下,转头又看了一眼笼子里的人。
这里是红狱,就算尸体动起来估计都是常见的,之前老鼠巢那里变成那个模样的人也都还活着呢。
辛宓立刻迅速又是一刀挑起,这次刀锋挑开了黑色的面具,但令人惊愕的是,黑色面具下依然是面具——
熟悉的防毒面具。
=
“求生者,自我复制,血肉的再造……果不其然。”
黄金色的锐剑轻松将血肉骨骼劈开,宁夜衣甩了甩手指,用另一只手轻轻压了一下礼帽,微笑着看向被高抛球小姐的飞刀圈在中央的四个人。
“饶命!饶命啊!我们不想死!我们只是想跑出去!”
曾经遇到的致命危险到了如今反而只是场景里的一个小考验,这让宁夜衣感到一阵啼笑皆非。当然,根本上还是有所不同的,她只是感到荒谬。
“你们早就死了。”
她抬了抬手,指向最边上一个一身保安制服的男子:“我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你的尸体,你在保安室里就已经被杀了,现在的你又是什么?”
“什么?我……我……”男子震惊地摸着自己的脸,“我明明在这里啊!”
“想一想吧,当你陷入这个地方的时候,你原本在做什么?有什么对不上的地方吗?你是保安,那么你有从保安室里离开的记忆吗?”
“我……我噢噢噢噢!!!!”保安忽然发出了怪叫,手上脸上的皮肤也开始龟裂,飞溅出来的鲜血将旁边三个人也吓得愣住了。高抛球小姐高声唱着歌,仿佛非常开心,而宁夜衣一甩手指,金色剑气将怪物化的保安也劈成了两半。
随即她将目光投向另外三个人。
“你们不要摆出那种惊恐的神情,好好思考一下,从陷入这种地方开始,你们到底有没有一段清楚的记忆?回想一下吧……高抛球,让他们想起自己原本的模样。”
“释放~~~自我~~~”
三个人齐声发出了大叫,变形的怪叫声很快便被剑气切割声压了下去,几秒种后便只有一堆肮脏的血肉。
“没有一个真人。”宁夜衣叹息了一声,“不过是带着人的记忆在笼中增加挣扎饵料的野兽罢了,糟糕的表演,甚至也收获不到多少欢笑。”
她抬起头,看向外面血红的夜色,无数根红色的血骨长柱从天空垂下,那里应当是真正冥府的景象。无垠的牢狱,永恒的血肉折磨,便是这样的意味吧。即便灵魂磨灭,带着记忆的人依然会一次又一次在这里承受各种痛苦和恐惧,永无休止。
“但是……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在人间。”宁夜衣低声说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